西方社会的所谓民主自由,不过是一种推卸责任,资本所到之处,必会榨干其发展潜力,最终转化为在根本上毫无价值的金钱